容我先去考个研。。。

【BL】逸之,逸执?(1)

“好不容易休假一天,段执敬那混|蛋还要去上班,他不是总裁吗? 怎么一天天的比我这打工人还忙?”


文榆刚下了夜班,工作的时候困到意识模糊,头都快埋进胸口里,一回到家立马生龙活虎起来。上班一条虫,下班一条龙的真实写照。


在床上翻来覆去,直到把被窝床单搞得皱皱巴巴的一团糟也没能顺利入睡。鼻周萦绕这那男人熟悉的气息,直把人勾的心痒痒,说起来上次见段总还是四天前呢。完了完了,好想他,好想他,想要亲亲,想要抱抱……


一巴掌扇到自己的脑门上:“文榆!清醒一点!堂堂一米八壮汉,人见人爱,风流倜傥,玉树临风,英俊潇洒,一表人才,怎么能跟个独守空房的怨妇一样?段大猪蹄子没在就不能自己玩了吗?!”


说罢,便长臂一展,窸窸窣窣摸到手机,打开了“学术交流群”。这是为了不让段执敬起疑心,文榆特意改的群名称,实则是当地的小⭕交友群。


文榆已经在这群里混迹多年,但始终没有付诸实|践。


他爱惨了段执敬,以至于有一丝丝让他们生出嫌隙的可能都不应存在,比如他是s|p爱好者,比如在认识段执敬之前,还多次与人约实践,而这一些,他不敢说出来,却也放不下,只能偷偷摸摸地看看圈文,看看交友群。


群内一如既往地,热闹地,说着废话。


突然,一个头像引起了他的注意,点开一看,更是熟悉。文榆不死心地打开微信大号确认,没错,就是他,段执敬同父异母的弟弟,段逸。


段逸回到段家的时间不足两年。可以说,文榆见证了这个孩子的母亲去世,以及以私生子的身份进入段家的全过程。


段逸的眉眼像极了他的大哥,只不过不像段执敬那般棱角分明,锋芒毕露。段逸头发看着细细软软,每一根头发丝都透露着乖巧。脸蛋儿粉粉肉肉的,白净细嫩,温润如玉。


这孩子举止大方,礼貌得体,却也与谁都不亲近,见着段执敬就像老鼠见到猫一样,生怕躲不及。段执敬亦是不冷不淡,像是完全忽略了这人。


文榆曾多次问过段执敬对他这弟弟的看法,都被搪塞了过去,不得其解。


当下看到段逸找主约实践,说实话,文榆一点也不惊讶,甚至可以说是意料之中。


只是,这傻孩子,似乎一点儿防范意识都没有。不过,也多亏了他不知道开小号,要不然咋能知道他也是圈内人士呢?


任由他去跟别人约能被吃得骨头渣子都不剩。算了,要不然自己上吧,没见过猪跑猪肉还是吃过不少的。就让我这前辈带带小叔子吧。


【BL】逸之,逸执?(简介)

       深情手黑温柔攻,32岁,公司总裁,段执敬


  心慈手软跳脱受,28岁,普通公司职员,文榆


  自卑敏感拧巴缺爱哥控,私生子,15岁,段逸





  :“ 我段逸,人生中第一次约实践就无比顺利。只是,哪成想,来的是我的嫂子。哪哪哪成想,我哥也来了。嫂嫂不是答应了我不会告诉哥哥的吗?!!!不过看在嫂嫂好像也挨了打的份上,姑且原谅他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SP小⭕文学,非⭕内人士请绕路。